只是流水03 Oct 2010 04:19 pm

让用户集体改投wordpress,不错

laf一下微软。。。赞一下acore一年多以前就劝我搬家的高瞻远瞩。。。

天生愤青15 Aug 2010 01:38 am

一直以来看到大家讨论网络上的一些现象人物,总觉得很不厚道很没同情心,属于穷极无聊拿精神病开玩笑。最近看到这边电视和网上热炒一个叫Basil Marceaux的清醒的时候说话也像喝醉了还出来竞选州长的人,才发现原来这边人也喜欢这套(或者是咱输出价值观了?)。

当然,情况还是略有不同,一个属于弱势群体被人利用炒作,另一个算是自己过得很好很正常,主动跳出来被人当做笑点,所以我对前者同情多一点。但是有一点很相同,就是他们都是被当作某个群体很夸张的代表看待的。这样想来倒也好点,说明很多人不是简单的拿精神病寻开心,只是发现一个不会祸害到自己的精神病和自己一贯不喜欢的某些人很像,所以开心一下。虽然这样也还是有点不地道,但多少不下流,也不是太难过。

真正神奇的是看评论的时候,发现本来是嘲笑脑残的文章,结果有人一本正经地说这脑残其实挺有道理,一二三四等等。起因是今天看到cnn poll说美国有50%以上的人不确定obama是出生在美国,还有一堆人不确定obama符合参选总统的条件。在一堆震惊和开玩笑的评论里面,居然也夹杂着很多态度严肃让大家不要轻信的意见。虽然美国人是一贯对事实的兴趣低于常人,对阴谋论的热情远高于常人,表现到这个程度还是挺震撼的。评论里面有些美国人挺难过的,我倒只是觉得有趣,毕竟狭隘地说,脑残了也不是咱同胞,所以还颇得意了一会,毕竟咱媒体只拿低智开玩笑不会有人当真。可是晚上想到新宇同志晋升少将的新闻后面跟着的一些评论,觉得也没啥好得意的了,咱也有难过的时候。。。

最后附送篇无关文章,讲电子时代可能对人类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 http://www.newsweek.com/2010/08/14/will-boredom-and-the-costs-of-constant-connection.html

只是流水15 Jun 2010 12:11 am

赫然发现快一年没在这写任何东西了,这日子过的。

想到毕竟现在记日记更是不可能,为了以后翻回来看的时候不至于忘了这些年都做过啥(照现在记忆力衰退的趋势下去,很有可能),还是记下流水帐。

去年7月底从国内回来,9月新学期开始,做headTA之后日子轻松了一些,但是每逢考试都要吐血至死,research本来还多了点眉目。

因为多了一些合作者,结果老板不幸生病住院,好几个月不能视事,又回到了比较原始的山寨状态,还好最近又好了点,当然毕业因此也就是暂且不提,只能一边自己努力山寨paper一边祝福她老人家早日康复了。

上个学期开始学西语现在缓慢进展中,被一个动词的七十多种形式折腾的够呛,不规则动词这种东西更是想都还没想,看西语台球赛的时候也只能听懂非常有限的解说。

追随big bang theory,觉得美国人放电视剧的效率真是低,不像天朝刷刷刷一天一集就过去了。

找intern找到拿到了summer TA,就自然放弃了,况且老板不在万一到时候联系不到她给我签名岂反正也很吐血。

夏天教一年级新生普生,又看到些3年前熟悉的东西,不过这些同学毕竟已经混过了一年,相当懂事不像当时的高中毕业生教起来那么折腾。

这个夏天过去之后可能也得开始考虑找工作了,虽然还没想好要干啥,但是有点意思又给钱就行,也没想好去哪里,不过有工作给我住的起天气也不恶心就行。

前年冬天去了加州犹他亚利桑那内华达,两个人开了5000km的样子,感受到了和东部不一样的自然风光,夏天回国去平遥觉得很不错,在凤凰和苏州被热的要死但是庐山还是挺爽的,去年冬天佛罗里达,一路下来差不多也是5000km,大冬天从东北的冰天雪地一路到亚热带小岛上,还是相当爽的,回来的路上就是另一回事了。迈阿密的各种服务行业很多双语的,只说西语的人也非常多,可惜我当时只会对旁边和我打招呼的小孩说你几岁了。。。

说起来这几个夏天还都不错,除了08因为年初去了日本,所以哪里都没去净宅着以外。今年如果能有一周左右的时间也挺想出去玩的,暂时考虑魁北克或者黄石。由于今夏机票普遍很贵再加上我觉得说不同语言的地方有意思,可能是前者了。说起这个,我就想起acore在blog里面提到有人管linux的多桌面叫poor man’s solution to multi-monitor,那魁北克也可以叫poor man’s solution to France…..然后考虑到魁北克过些年可能都不是加拿大了,咱也可能回来的时候绕道去下正宗加拿大城市多伦多,再顺便从加拿大那边看看大瀑布,虽然现在还八字没一撇,但是路途遥远,有兴趣一起开车去的同学可以讨论一下。

黄锐同学说最后一天夏天,天天吃西瓜,我就想起我来这里的第一个夏天,几乎每天太阳下山天凉下来之后和同屋去umdnj打球,回家后吃西瓜。那个夏天也是德国世界杯的时候,老板一般不在,白天不用教课也不去实验室的时候就可以看很多比赛。再之前的世界杯,我们大一,专心准备考试中没能看多少场比赛。再之前,第一次看世界杯,那个那个又长又轻松的暑假是平生最爽的一次,而今年的夏天搞不好会成为最后一次可以轻松过的了。说起来前两次跳跃还挺大,最近这四年却过的没留下什么踪迹的样子,现在每天还是宅屋里,不用上班的时候就看看球,和四年前相似得让我有点难过(所谓一般人拿phd的必然代价?)。想到这里觉得毕业后去个别的地方也很好,虽然这里有很多让人想留下的东西。

四年前说觉得日子过得越来越快,一年年过去没啥新鲜感,cibtty小朋友说再过几年就五年五年的算了,果然一语成谶。为了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立贴为证,后面四年一定要折腾点新鲜的出来!(所谓,人生拿一个phd就够了。。。)

只是流水23 Sep 2009 09:20 am

好久没有这样了,又从噩梦中被惊醒。和以前一样的是,记不清开头但是记得清结尾,而且过程离奇古怪又震撼人心。

在有清楚记忆之前,就记得我在类似中学老师的办公室之间乱窜,需要写完paper…好像每次需要写什么的时候就会梦到这种场景,所以这个倒是不奇怪。

清晰的记忆开始一切开始在回国的飞机上,航班号貌似是CO90,这个显然是CO89和NW90的无意识混合。飞机正在飞行,忽然上面开始有人拔枪朝人射击,效果如何没注意,又飞了一会,又有人掏枪射人,这个至少又发生了一次,但是原因和结果都不记得。

一飞机的人终于开始有点不淡定了,飞机降落在了一个山或者岛之类的地方,不记得有迫降过程,但是明显也不是机场,总之就这么落下来了,我还思考了枪都是怎么带上飞机的问题。

上来一堆全副武装的警察,给每个人发金属探测器,电池大小,让在身上各处探测完没问题就可以下去。这时候,忽然飞机又哗的窜了起来,太神奇了,不用滑行直接拉起,吓的要死的时候又落了下来,飞起来好像也就十几米,然后就落地上不动了。当时想,肯定飞行员造反,被毙掉了。

下去之后提取行李的地方是平房之间空旷的土地 (还真挺像中学当年的样子的),赶到之后发现行李场硝烟弥漫人心惶惶,原来是很多行李里面都有炸弹,不知道是不是炸弹的作用,行李箱都已经不成样子。

目睹了一个女生被箱子里面喷射出来的烟花(没错,这次是烟花了)烧伤,然后我又和谭懿放了个二踢脚之后,我们的行李来了。放二踢脚的时候好像是谭懿点着扔地上,然后我们俩踢来提去。

终于在躲避了好几次炸弹爆炸之后,从硝烟中取到了一个托运的箱子,另一个还没找见,就觉得此地不可久留,先下去了。下去的路是个大斜坡,一边斜坡下面是菜市场,尽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只记得到了那里就可以几块钱打车回家(听起来挺像我家的菜市场的,虽然看起来不像….)。在下坡的路上,不知道不小心把什么扔到了菜市场里面,好像砸到人家菜了,一个小男生和一个小女生依次跟我说,不过既没生气也没抗议,我只是表示等我回来去他家买菜。

还没下到坡底,就意识到还有一个箱子没拿,其实很奇怪,我回国从来只带一个箱子的。还好我好像是打算给家里人一个惊喜,所以没跟他们说,倒也没人等我。于是杀回去,回去的路上发现斜坡的另一面是凤凰那种石板路和错落的小房子,还有同样在湖南见过的瘦小但是精神的老婆婆,一个忘了在干啥,另一个正拉着一辆人力车走,我还帮忙推了把。到了行李场,遇到好多个同样在找行李的人,还都不陌生,但是只有谭懿我记得。大家找了好久还是没找到之后,就杀回飞机上,在已经不成形的飞机上找了一圈,还没找到,就准备往回走,这时候就醒来了。。。

真是神奇的梦,可怜我昨晚还挺早爬上床安心睡觉的。在我早已不看犯罪有关的电视剧之后,推测是前不久看了黑道风云二十年的结果。

所谓:事出有原因,变化无厘头,惊魂无大碍,躺着也中枪。

道听途说13 Aug 2009 03:30 pm

http://www.bloomberg.com/apps/news?pid=20601087&sid=aixYXjaAOM2A

Continental一飞机在飞行过程中颠簸,导致很多没系好安全带的乘客被撞伤。

类似事件东航也有过,那次后来确定是人为失误加设计缺陷。1993年4月6日,东航一架MD-11从北京经上海至洛杉矶的MU583航班在美国阿拉斯加州阿留申群岛南约950海里的太平洋上空飞 行时,前缘缝翼伸出,飞机急速翻滚、跌落和上升数次,高度下跌了5000英尺。此次事故造成两名乘客死亡,149名乘客和7名机组成员受伤。

提醒一下觉得飞机安全带没用的同学。不过这种场景要遇到也的确够恐怖,目前我遇到的最坏的情况也就是颠到没法喝水。。

附一点数据:

The NTSB investigates aviation accidents to determine a cause and issue safety recommendations. Turbulence accounted for 22 percent of all U.S. airline accidents from 1996 to 2005 and was responsible for 49 percent of the serious-injury accidents, the NTSB said in a report in March.

八卦人生27 May 2009 01:14 am

很有牛顿气质,原来听说过理工科读着读着转神学的,这次是真看到了,这是paper最后的作者介绍:

” *** is completing a Master of Studies in The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He earned a B.S. in Engineering (Swarth-
more College, 2001), an M.Sc. in Cognitive Science (Edinburgh, UK,
2002), and a Postgraduate Diploma in Theology (Oxford, UK, 2003).
After a year as a graduate research assistant in Computer Science at
Carnegie Mellon, he entered the master’s program in Theology at Notre
Dame and is now applying to doctoral programs. His research focus
in early and medieval Christianity is accompanied by an interest in
medieval and modern philosophies of mind and their connections with
modern cognitive science. ”

paper的通讯作者居然是我之前八卦过的一个人(link),不过我写那篇的时候显然还不知道大名鼎鼎的Scientology,也不知道他是Rutgers校友。。

只是流水07 May 2009 02:23 pm

好久不写了,发扬传统来流水帐一个。

四年前买的200G备份用硬盘一直没填满,其实只用了一半多点,但是因为盒子的问题有时候读不出来,于是干脆买了个新的,顺便把有用的东西都备份了一下,结果昨天把旧盘里的东西往过拷的时候发现有个文件死活不对,问了下acore说是旧硬盘已经坏了。我于是试着chkdsk,结果发现到了54%就动也不动了,看来买的真及时。

因此省下点桌面空间,看着豁然开朗,不过发现usb插口还是一个也省不下,还好不是所有东西
都会同时用到。看着整整齐齐占满的两排usb插口,觉得这玩意还是挺伟大的,当年电脑上一堆乱七八糟的插口还不能热插拔那叫一个麻烦。

今天,更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下午的时候我坐在电脑前面,外面风雨大作。我电脑前的窗子望出去又是一堆树,阴森森的看上去很像热带雨林。本来还想去facebook改状态描述一下,结果还没写完屏幕就黑了,机箱的声音嘎然而止,停电了。大约五秒后电来了,什么路由器,电视盒,电脑,一股脑统统重启,结果电脑就再也启动不起来了,永远的停在grub loading error 17上面。现在正在折腾,不知道折腾出问题的话需要不需要重装,不过好在备份了。里面还有马上就要给老板的paper,好在我现在至少有前天晚上的版本,出乎意料的高瞻远瞩了一把。

你们这些平时老说被雷坏了的,都来看看,我电脑才是真正的被雷坏了。。。。

不定好笑25 Mar 2009 11:20 pm

那天和一个中学生聊天,说到empirical, 结果她不知道这词啥意思,以为和empire有关,这还属于比较聪明的中学生。于是我又去问了另一个还算聪明的中学生,结果也是不知道,然后也觉得和empire有关。我觉得这词可能太难了点,就问一个第二年或者第三年的生物专业本科生,结果还是不知道,还说这词生僻。不过empirical在学术之外的确也不是什么常用的词,忍了。

今天就比较神奇了,晚上教室里剩下两个学生的时候,有个人给我看他打印的量角器,我忽然就想起圆规,但是忘了这词,于是问他这词怎么说,他说,就是那个一边是针一边是铅笔的东西吧,哎呀,我真想不起来了。他转身去问旁边的女生,那女生说,我也想不起来了。过了许久,那男生说,是不是compass,哎,应该不是。我和那个女生说,对对,就是这词!这还是班上俩不错的学生,美国土著。

晚上回来心想可能本科生不用这东西久了吧,就问了前面两个中学生中的一个,结果答案也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不知道叫什么。我说你们几何课不讲尺规作图么,回答说他们几何课不作图,崩溃。

所以,大家记不住单词不要郁闷,英语实在太tm难学了。。

不定好笑13 Mar 2009 04:10 am

话说Acore最近顺利从宇宙第一牛校屁挨着地,在地球第一影都找到工作房子,又买了东方神车,日子爽的不亦乐乎,于是开始琢磨一些我等为生计奔波的人从来无暇思考的事情:个性车牌。

在经历了不到100毫秒的浅显思考之后,acore就决定申请ATPPP NB作为自己的新牌照。在给DMV的申请中acore写到:
License Plate’s Meaning: atppp – my nickname      NB – in Chinese it means brilliant

听说这事之后,acore的邻居也觉得申请一个个性车牌:ATPPP SB.
不知道NB和SB的正确翻译是啥,我给人解释的时候说是fucking awesome和fucking retarded.

不过acore的nb车牌计划目前还在犹豫中,原因如下:
wuxinan: delphij最近不是也买车了么。。
wuxinan: 他想搞 KXN ORZ,但是只有六个字母。。
wuxinan: 明天和他吃饭再说。。
me:
i Orz kxn不就可以了。。
wuxinan: 这个是对着i拜的!

不定好笑07 Mar 2009 02:14 am

那天和一个高中生聊天,她说最近过得很崩溃,有时候一个晚上得醒来三次,因为女生必修育儿课,课程的一部分是老师分发给每个人一个婴儿,让每个人带回家养五天,在这五天里,他们必须全日照顾小孩。孩子会吃,会闹,会哭,会笑,会动,会撒尿,还会半夜号叫……..

当然了,婴儿不是真的,是个小机器人,所以她们去学校的时候就可以交给老师,由老师调整到振动。。哦错了,是待机状态。所以,相应的,每个人也配发一个婴儿安全座椅。其他配发的东西有婴儿车,换洗的衣服,非一次性的尿布,奶瓶和婴儿配方奶粉,洗澡用的布…….

机器婴儿内部有记录和识别设备,用来记录学生的表现。同时还有反作弊程序,如果陌生人靠近,马上会开始哭,所以这几天里,她们去哪里都得带着孩子。

她被搞的很郁闷,大叫荒唐,我说其实还是挺有道理的,美国这么多孩子高中一毕业就生孩子,学点东西总比啥都不学让小孩被折腾好。然后她说上过课之后,就一点也不想要孩子了。我说那不更达到了教育目的,有效减少了让还没工作的小女生就要开始养孩子和让孩子被幼稚的家长带大这种悲剧事件的发生。

问了下他们其他好玩的课程,还有园艺,裁缝,清洁,个人卫生,烹饪,农业,畜牧/宠物饲养,养家糊口(这个是男生必修的)等等。听着挺不错的,多么的联系生活实际阿。

当然了,从另一种角度来说,这些东西咱可是小学初中就学会了的,而美国的高中生还要在课上学习,一个例子证明美国高中生的智商…..

附婴儿图:

Brittany's kid

Brittany's kid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