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读书16 May 2006 04:38 am
 
晚上偶然看到,便一直没停看完了这个百年百人评传
http://blog.daqi.com/article/7892.html
感慨一下40年代之前,真是群雄并起名流辈出
当年成名要么提头打仗拿生命当赌注要么潜心苦学拿时间当赌注
不像现在自拍几张贴天涯就可以了…
 
摘录一些有意思的话,偷懒了,这些都是开篇的引言,多是冠冕堂皇之辞,其实文章里面有些话写的更好的…
 
 
人争近利,我图远功;人嫌细微,我宁繁琐。——陈光甫
 
 在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收获,我以为并不是武道上、电影上或是电视上,而是娶得了一位外国籍的好妻子,她人很贤慧,处处都在迁就我,甚至当我工作后回到家里,她给我脱鞋子,这是非常难得的。——李小龙(《我的最大收获》,1971)
 
几十年来,在我们的历史教育中,有两个怪圈:一个是根深蒂固的中华大一统观念;一个是把马克思提出的社会发展规律看成是历史本身。——苏秉琦(《中国文明起源新探》,1996)
 
不做督军,不住租界,不结外人,不借外债——吴佩孚(1918,引自《从秀才到大军阀》)
 
大诰三篇,入于王莽之事,则为奸说;统一之言,出诸盗匪之口,则为欺世。——吴佩孚(讨奉通电,1922)
 
他以“存在就是真理,需要就是合法”为准则,推行一套特殊的政策,力图把山西的政治、经济、军事、文教、交通等搞成一整套独立的体系,藉以调动和操纵全省军民的力量,为己所用,而由此却在客观上对山西的建设也起了某种程度的促进作用;在新旧军阀混战中,他以高出侪辈的政治权术,纵横捭阖,朝秦暮楚,利用一切可能来保全、扩展自己的地盘和实力,从而成为在政治风浪里屡仆屡起的“不倒翁”,统治山西长达38年之久,这在众多军阀中是仅见的,客观上也使山西人民较少受到战争的蹂躏,在那烽火连天的苦难岁月里,较之他省人民稍多一点喘息的机会。 ——张稼夫(《〈阎锡山评传〉序》,1989)
 
昨天的我,是一个军阀的儿子,今天的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觉得奇怪吗?我对共产主义的信念,丝毫没有动摇过,对革命理论的研究,愈来愈有认识。——蒋经国(《献给母亲的信》,1936)
 
兆铭行险侥幸,或不为一时一地之国人所谅,然当时之念国际演变,已至千钧一发局面,此时不自谋,将来必有更艰险自为之谋而不可得。——汪精卫(《最后之心情》,1944)
 
我们是救火的,不是趁火打劫的。——丁文江(引自胡适《丁在君这个人》)
 
梁氏可能是一个十足的“最后的儒家”,但是他所倡导的儒学则可能比那些在中国有很大影响的现代意识形态,比如自由主义、民主主义和科学主义,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有更长的寿命。——杜维明(《儒家人文主义的第三期发展》,1989)
 
国虽危弱,必有复兴之望,复兴之道,亦至简单,勿因我见而轻启政争,勿空谈而不顾实践,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务信过激之说而自摇邦本。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司教育者勿忘宝存国粹,治家者勿弃固有之礼教,求学者务鹜时尚之纷华。本此八勿,以应万有,所谓自力更生者在此,转弱为强者亦在此矣。——段祺瑞(《遗嘱》,1936)
 
我其实不是社会革命家。我不喜欢革命,也不相信革命。如果劳工政策吓得所有的商人和工厂主都闭店关厂,我怎么能平衡预算或保持货币流通呢?——宋子文(1927,对美国记者的谈话)
 
 关怀之殷,情同骨肉  政见之争,宛若仇雠——张学良(1975,挽蒋介石联)
 
默念平生固未尝侮食自矜,曲学阿世,似可告慰友朋。至若追踪昔贤,幽居疏属之南,汾水之曲,守先哲之遗范,托末契于后生者,则有如方丈蓬莱,渺不可即,徒寄之梦寐,存乎遐想而已。呜呼!此岂寅恪少时所自待及异日他人所望于寅恪者哉?——陈寅恪(《赠蒋秉南序》,1964)
 
“纵观该督生平,谋国似忠,任事似勇,秉性似刚,运筹似远,实则志大而言夸,力小而任重,色厉而内荏,有始而鲜终。徒博虚名,无裨实际,殆如晋之殷浩;而其坚僻自是,措置纷更,有如宋之王安石。方今中外诸臣,章奏之工,议论之妙,无有过于张之洞者。作事之乖,设心之巧,亦无有过于张之洞者。此人外不宜于封疆,内不宜于政地,惟衡文校艺,谈经征典,是其所长……”–大理寺卿徐致祥参劾张之洞
 
……蒋介石,一个没有受过正式教育的军人变成了的政治领袖。因为他不得不对付各种各样的军阀和封建的残余势力,还不要说日本的侵略,所以说他是时势造成的人,似乎一点不假。——费正清(《伟大的中国革命》,1986)
 
  他(指袁世凯)天生是一位实践家,而非理论家。他没有构想出改良方案,也没有为这方案制定一系列原则,而只是实践了这一切,并证明它们的可行性。然而,即便考虑他的这种实用主义特征,人们依旧惊异,袁何以在总统任内迅速倒向保守主义。——《剑桥中华民国史(第一部)》(1986)
 
专制时代(兼立宪而含专制性质者言之),教育家循政府之方针以标准教育,常为纯粹之隶属专制者。共和时代,教育家得立于人民之地位以定标准,乃得有超轶专制之教育。——蔡元培(《对于新教育之意见》,1912)
 
人走上革命道路不是先天的,而是由于外来的压迫和环境造成的。十二岁的那年,我离家去东北。这是我生活和思想转变的关键。没有这一次的离家,我的一生一定也是无所成就……——周恩来(《同李普曼谈个人经历》,1946)
 
任公先生高文博学,近世所罕见。然论者每惜其与中国五十年腐恶之政治不能绝缘,以为先生之不幸。……先生少为儒家之学,本董生国身一通之旨,慕伊尹天民先觉之任,其不能与当时腐恶之政治绝缘,势不能不然。——陈寅恪(《读吴其昌梁启超传书后》,1945)
 
 

3 Responses to “乱世出英雄”

  1. on 16 May 2006 at 4:38 am cibtty wrote:

    出名和名流是两回事的说,天涯那些自拍的怎么能拿来相提并论
  2. on 16 May 2006 at 4:38 am Leon

    惊叹于某些不曾听说的谈话。
  3. on 16 May 2006 at 4:38 am uu

    以史为鉴,这种东东读起来都很 有意思~~

Trackback this Post | Feed on comments to this Po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