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然发现快一年没在这写任何东西了,这日子过的。

想到毕竟现在记日记更是不可能,为了以后翻回来看的时候不至于忘了这些年都做过啥(照现在记忆力衰退的趋势下去,很有可能),还是记下流水帐。

去年7月底从国内回来,9月新学期开始,做headTA之后日子轻松了一些,但是每逢考试都要吐血至死,research本来还多了点眉目。

因为多了一些合作者,结果老板不幸生病住院,好几个月不能视事,又回到了比较原始的山寨状态,还好最近又好了点,当然毕业因此也就是暂且不提,只能一边自己努力山寨paper一边祝福她老人家早日康复了。

上个学期开始学西语现在缓慢进展中,被一个动词的七十多种形式折腾的够呛,不规则动词这种东西更是想都还没想,看西语台球赛的时候也只能听懂非常有限的解说。

追随big bang theory,觉得美国人放电视剧的效率真是低,不像天朝刷刷刷一天一集就过去了。

找intern找到拿到了summer TA,就自然放弃了,况且老板不在万一到时候联系不到她给我签名岂反正也很吐血。

夏天教一年级新生普生,又看到些3年前熟悉的东西,不过这些同学毕竟已经混过了一年,相当懂事不像当时的高中毕业生教起来那么折腾。

这个夏天过去之后可能也得开始考虑找工作了,虽然还没想好要干啥,但是有点意思又给钱就行,也没想好去哪里,不过有工作给我住的起天气也不恶心就行。

前年冬天去了加州犹他亚利桑那内华达,两个人开了5000km的样子,感受到了和东部不一样的自然风光,夏天回国去平遥觉得很不错,在凤凰和苏州被热的要死但是庐山还是挺爽的,去年冬天佛罗里达,一路下来差不多也是5000km,大冬天从东北的冰天雪地一路到亚热带小岛上,还是相当爽的,回来的路上就是另一回事了。迈阿密的各种服务行业很多双语的,只说西语的人也非常多,可惜我当时只会对旁边和我打招呼的小孩说你几岁了。。。

说起来这几个夏天还都不错,除了08因为年初去了日本,所以哪里都没去净宅着以外。今年如果能有一周左右的时间也挺想出去玩的,暂时考虑魁北克或者黄石。由于今夏机票普遍很贵再加上我觉得说不同语言的地方有意思,可能是前者了。说起这个,我就想起acore在blog里面提到有人管linux的多桌面叫poor man’s solution to multi-monitor,那魁北克也可以叫poor man’s solution to France…..然后考虑到魁北克过些年可能都不是加拿大了,咱也可能回来的时候绕道去下正宗加拿大城市多伦多,再顺便从加拿大那边看看大瀑布,虽然现在还八字没一撇,但是路途遥远,有兴趣一起开车去的同学可以讨论一下。

黄锐同学说最后一天夏天,天天吃西瓜,我就想起我来这里的第一个夏天,几乎每天太阳下山天凉下来之后和同屋去umdnj打球,回家后吃西瓜。那个夏天也是德国世界杯的时候,老板一般不在,白天不用教课也不去实验室的时候就可以看很多比赛。再之前的世界杯,我们大一,专心准备考试中没能看多少场比赛。再之前,第一次看世界杯,那个那个又长又轻松的暑假是平生最爽的一次,而今年的夏天搞不好会成为最后一次可以轻松过的了。说起来前两次跳跃还挺大,最近这四年却过的没留下什么踪迹的样子,现在每天还是宅屋里,不用上班的时候就看看球,和四年前相似得让我有点难过(所谓一般人拿phd的必然代价?)。想到这里觉得毕业后去个别的地方也很好,虽然这里有很多让人想留下的东西。

四年前说觉得日子过得越来越快,一年年过去没啥新鲜感,cibtty小朋友说再过几年就五年五年的算了,果然一语成谶。为了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立贴为证,后面四年一定要折腾点新鲜的出来!(所谓,人生拿一个phd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