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这样了,又从噩梦中被惊醒。和以前一样的是,记不清开头但是记得清结尾,而且过程离奇古怪又震撼人心。

在有清楚记忆之前,就记得我在类似中学老师的办公室之间乱窜,需要写完paper…好像每次需要写什么的时候就会梦到这种场景,所以这个倒是不奇怪。

清晰的记忆开始一切开始在回国的飞机上,航班号貌似是CO90,这个显然是CO89和NW90的无意识混合。飞机正在飞行,忽然上面开始有人拔枪朝人射击,效果如何没注意,又飞了一会,又有人掏枪射人,这个至少又发生了一次,但是原因和结果都不记得。

一飞机的人终于开始有点不淡定了,飞机降落在了一个山或者岛之类的地方,不记得有迫降过程,但是明显也不是机场,总之就这么落下来了,我还思考了枪都是怎么带上飞机的问题。

上来一堆全副武装的警察,给每个人发金属探测器,电池大小,让在身上各处探测完没问题就可以下去。这时候,忽然飞机又哗的窜了起来,太神奇了,不用滑行直接拉起,吓的要死的时候又落了下来,飞起来好像也就十几米,然后就落地上不动了。当时想,肯定飞行员造反,被毙掉了。

下去之后提取行李的地方是平房之间空旷的土地 (还真挺像中学当年的样子的),赶到之后发现行李场硝烟弥漫人心惶惶,原来是很多行李里面都有炸弹,不知道是不是炸弹的作用,行李箱都已经不成样子。

目睹了一个女生被箱子里面喷射出来的烟花(没错,这次是烟花了)烧伤,然后我又和谭懿放了个二踢脚之后,我们的行李来了。放二踢脚的时候好像是谭懿点着扔地上,然后我们俩踢来提去。

终于在躲避了好几次炸弹爆炸之后,从硝烟中取到了一个托运的箱子,另一个还没找见,就觉得此地不可久留,先下去了。下去的路是个大斜坡,一边斜坡下面是菜市场,尽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只记得到了那里就可以几块钱打车回家(听起来挺像我家的菜市场的,虽然看起来不像….)。在下坡的路上,不知道不小心把什么扔到了菜市场里面,好像砸到人家菜了,一个小男生和一个小女生依次跟我说,不过既没生气也没抗议,我只是表示等我回来去他家买菜。

还没下到坡底,就意识到还有一个箱子没拿,其实很奇怪,我回国从来只带一个箱子的。还好我好像是打算给家里人一个惊喜,所以没跟他们说,倒也没人等我。于是杀回去,回去的路上发现斜坡的另一面是凤凰那种石板路和错落的小房子,还有同样在湖南见过的瘦小但是精神的老婆婆,一个忘了在干啥,另一个正拉着一辆人力车走,我还帮忙推了把。到了行李场,遇到好多个同样在找行李的人,还都不陌生,但是只有谭懿我记得。大家找了好久还是没找到之后,就杀回飞机上,在已经不成形的飞机上找了一圈,还没找到,就准备往回走,这时候就醒来了。。。

真是神奇的梦,可怜我昨晚还挺早爬上床安心睡觉的。在我早已不看犯罪有关的电视剧之后,推测是前不久看了黑道风云二十年的结果。

所谓:事出有原因,变化无厘头,惊魂无大碍,躺着也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