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07


没事感慨30 Jul 2007 05:11 pm
当孩子的时候,如果预感自己的想法不会被大人认同, 心情是惶恐的
后来发现自己已经不能想象有些小孩子想法, 竟然觉得难过
或许当年父母看着我们那样长大, 慢慢滋生出一些他们没有过的生活习惯的时候还会感慨时代变了
可是现在,这些算不上传统的东西在年轻人那里又已经成了老一套
 
变幻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倒塌掉的不光是旧时玩耍的墙角, 尘封了的也不光是各种玩具
生活更新的太快, 沟通变的困难, 真是一个容易迷失的时代
多年后回忆旧事,相差超过五岁的人或许会茫然不解我们当时为什么那么想
也是, 老崔二十年前就唱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了
 
有次讨论,有人说,等我们这代人掌权的时候,我们的理想就能实现了
我说,等我们这代人掌权的时候,我们也就老了
现在看来, 可能还不等一代人掌权, 下一代人就会出来反对他们
 
想象千年不变的农业社会,成家立业, 读书赶考, 建功立业,衣锦还乡
道路是父母安排好的, 科举是朝廷设计好的
修身齐家治国的理想指引人生的方向, 祖先遗训和圣人典籍写下生活的准则
不用去想怎么生活, 只用考虑作些什么,没有人会无所适从
虽然单调沉闷,但是多有简单的美好啊—-直到它被看到了新东西的年轻一代毫不客气的抛弃
不定好笑29 Jul 2007 05:51 pm
        本来还给中国后面加了个括号男足的,思考了一下还是删了,我要注解这么清楚还会有谁看这篇呢。
        (有谁会。。。。会有谁。。。。。谁会有。。。。谁有会。。。。汉语真是美妙的语言啊。。。)
        那么,点进来的各位,很不幸,这就是我们今天的话题….
        先是个新闻。。。
 
http://sports.sohu.com/20070729/n251300263.shtml
 
搜狐体育讯 雅加达时间今天中午12点,亚足联在官方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亚足联主席哈曼宣布2011年亚洲杯将在卡塔尔举办。在会议结束后,哈曼也接受了搜狐体育的采访,在采访中,哈曼对于中国足球给于了极高的评价,他甚至称赞到,参加本届亚洲杯的这支中国队是10来最强的一届。
   在会议结束后,哈曼也特意提到了本次亚洲杯上澳大利亚与中国队的表现,看的出来,尽管中国队本次亚洲杯的比赛中并未如愿打入最后的四强,但哈曼对于中国国家队还是有着很高的评价,哈曼这样讲到:“我认为这支中国队是10年来最为强大的中国队。他们有着非常出色的年轻球员,这些年轻球员的未来绝对不仅仅是亚洲杯。他们可能会在随后的一系列赛事中取得出色的成绩。”
 
         看了先是觉得好笑, 转念一想, 主席到底是主席,鄙视人都不露声色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也就这点出息了,瞧你们这十年折腾的。搜狐记者我估计是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写完这篇的,就差在巅峰前面空几个格让大家填空了。
         伊拉克队算是给这个现在没一天安宁的国家带来了点安慰,没有让它们人手一支AK的祖国彪悍的球迷失望,可惜开车鸣枪都被禁止,不然就算冲着万人上街朝天鸣枪的盛况,也该祝福他们赢球。
         突然想到,我国是不是该允许球迷持枪督战。。。别说不人道,全中国有谁拿的钱比男足还多,肩负的期望比男足还大,脑子比男足还进水,成绩比男足还窝囊,脸皮比男足还厚,最后还能过的比男足还潇洒呢?这帮人确实需要点实际压力。。。
 
         另,从昨晚牌局还有最近的表现来看,某些人的道德水准,精神追求和矜持程度已经在我回国的这段时间里突飞猛进,达到了我们认识以来的巅峰。。。 
         
装作科研26 Jul 2007 01:48 pm

摘自刚才和某大牛的对话:

 Kisstar: 到实验室了
 Kisstar: 发现这里还是没人
 Kisstar: 和家里一样
 xxx: 我靠
 Kisstar: 是啊,我靠
 xxx: 我也没去实验室
 xxx: 在家里控制仪器
 Kisstar: ………你nb
 xxx: nb什么
 xxx: 我通过监控录像看到
 xxx: 实验室没人
 xxx: 那我去干什么。。
 xxx: 反正都能控制。。

原来听说过学生做的很牛的,今天又见识了一类牛
联想到那几个开发除了360控制云台移动的程序后被老板用来监控实验室的学生, 天上地下啊……

不定好笑23 Jul 2007 03:03 am
提示: 贱文化是一个与RU相关的小作品。你可以通过在评论中实例表演扩充其内容。
 
贱文化是起源于牌桌的, 最初用于描述找朋友一开始就厚颜无耻跳出的某些人(人生若只如初贱…), 引入这个词的应该是Pino
(三贱客之首的确名至实归)
 
后来各种更发指的犯贱行为相继进入大众视线,把贱文化推到了一个个越来越高的境界:
 
第一把就拍骗分的K ( 歧王宅里寻常贱…)
 
捏着某A死也不出 (山回路转不贱君)
 
垫A跳出 (古来青史谁不贱…)
 
一口气垫两个A跳出 (十年磨一贱)
 
一局主动跳出两次做细作 (贱发敌酋难保)
 
而熊猫同学通过把msn 昵称改成"人贱人爱", 以很妩媚的姿势直接抢占了RU三贱客排行第二的位置
 
直到村姑犯贱成功后说出登峰造极的名言:"垫主也不能垫草花啊!", 算是给大家上了犯贱史上令人耳目一新的一课, 也确立了他在三贱客中的位置
边走边扯18 Jul 2007 08:48 am
 
回来前去了趟杭州,在死猫的带领下全面瞻仰了天堂的样子,顺便复习了白蛇传剧情
天堂果然是天堂,就是热了点,喝了水就汗如雨下,流完汗又渴
西湖和想象的有点不一样,自自在在的躺在城市一角,没有围墙也不收门票,湖边游人自然是熙熙攘攘
虽然这点宗师已经说过,但是吃完饭出去刚走了两步眼前就是西湖,还真是颇不适应
因为写西湖的文章太多了吧,神秘感和期待都很高涨
这种感觉就像yy了好多年的明星美女突然有天上班时间挤地铁的时候站对面了一样
当然挤地铁的美女也仍然是美女,不失大雅,本来人家也说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改成闺房地铁总相宜也没啥
死猫说,杭州呆久了哪都不想去了,理解阿,理解
 
灵隐是去过的寺庙中感觉最好的,名刹就是名刹,地利人和占尽了
去灵隐的车基本就是在密密的树林中穿行,我说怪不得叫林隐,马上被死猫拿来作为俺说话南不南北不北的例子又羞辱一番
位置是异常的好,寺庙也是异常的宏大,不过人家既然叫江南第一名刹,这点似乎不用废话了
去的同学可以留意下华严殿的牌匾,乔石的字还是很拿的出手的,比起某些我们在旅游景点喜闻乐见的字
这里就不一一点名了..大家可以自己搜索下,其实现在core的字也不错
 
第一次剥莲子吃,以前居然不知道这东西是这样吃的,土了
还有,其实西湖醋鱼还是不错,北方人至少应该尝试一下
(宗师:西湖醋鱼北方人最好不要轻易尝试…)
 
唉,两天前还刚离开天堂,现在就开始饿了只能找面包啃喝白水的生活了,个中凄惨自不必说
fortune coockie居然不知好歹的说,sometimes it’s good to be alone,干,整个一落井下石
 
花絮1:回去做了无数次火车居然愣是没坐到china railway harmony…想买的票买不到,买好的又给退了
花絮2:浦东到芝加哥的那趟航班是该机长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飞行,到芝加哥他就退休了,机上广播的时候我还觉得怪怪的,不过想想总比广播说这次航班是
         机长职业生涯的第一次飞行要来得安全. 顺便恭喜又一位飞行员活着退休…(其实没那么危险啦)
花絮3:芝加哥海关排队两小时,到newark飞机晚点一个半小时,正好没错过转机,可是到ewr后轻轨维修,困在航站楼半小时,回到new brunswick接我的人还
          正好睡着,人品低潮还在延续啊….
没事感慨12 Jul 2007 02:27 pm
 
好久没听到一个朋友的消息, 听到的第一个却是他已经不在人世的消息, 好难过
几年前的球场上我们一样快乐, 现在却已经看不到熟悉的笑容
翻开初高中的同学名单, 当年一起玩过的同学已经各自天涯, 祝福大家一切都好
 
回家的日子太快, 明天就要离开
第一次为此这么强烈的伤感
不过就像显示消息说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无尽的假期
 
休息够了,该上路了
回来前是home ahead, the world behind
现在正好反了过来, 也回到了我第一次见这句话的形式
整个世界都在前面, 这里是我最后的后方
貌似知识09 Jul 2007 01:24 pm
 
Scientific American:
http://www.sciam.com/article.cfm?chanID=sa003&articleID=90377FAE-E7F2-99DF-3A1204FC5F2BF0F7&ref=nature
 
人的execution function表现在两个方面: 牢记所知规则和专注一件目标
惶恐,似乎现在两项都不怎么样,记性和专心程度都在退化,看来没希望了
 
当年记者问陈省身,说数学家成功最重要的是什么
陈老答,天赋
那第二呢? 运气
记者faint,那然后呢? 那就像我这样活的久点,等自己做的东西被承认
现在看来,这天赋不光是智商,还要能专心,记者其实也不必非想着问出个刻苦什么的了
 
最后出道变态地理题, 估计在陆上从下列两点之间走一遍最少需要穿越国境的次数
1.麦哲伦海峡到白令海峡
2.白令海峡到直布罗陀海峡
3.好望角到苏伊士运河
 
让我惊讶的是1>2+3
如果能徒步走完1,2,3 也基本重走了我们先祖从东非走向世界的光荣路程
只是流水08 Jul 2007 12:58 am
 
ziyuanziyi=自愿自已
ziyuanziai=自怨自艾….
 
以前还记得有类似的,忘了
 
可见这个词库是理工科的人搞得…
只是流水04 Jul 2007 01:29 pm
 
和六年至十年前一起打过球的同学们
打了一场篮球
想起来不摸球已经两年了,本科毕业后
 
昨晚fb,两三瓶酒下肚,今天居然嗓子痛
也不知道吃辣还是喝酒搞得
反正fb的结果就是,肚子不好嗓子不好
但是这些都胜过心情不好…
 
又体验了高中同学一起db的场景,怎么也值了
比起当时,工作了的同学都含蓄成熟了很多,不过气氛还是在的,因为大家的性格都没怎么变
想起来性格决定命运的确是挺扯得了,当时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性格都是这样,混的都差不多,也没什么人能预测谁将来怎么样
而按照科学的标准,一个理论如果不能预测只能解释…就成信仰了
 
那天和初中同学讲小学的琐事
当时种种我们觉得有趣的事情,现在的孩子估计已经不知道或者不屑于玩
当时好玩的地方,现在也有的不复存在有的光荣历史无人继续
我们生活在一个一切日新月异每年都有原来无法想象的东西可享用的时代
这点让我们比原来的人幸福很多但也注定了我们总要目睹着原来熟悉的东西告别这个世界
想起秦腔里面<<秦腔>>被说成是关中乡土生活的一曲挽歌
那么所有描述代沟的作品,多少也是给某代人熟悉的童年青少年生活的一曲挽歌吧
这个好像前几天说过了?
也没办法, 在家的时候,除了家,除了凉爽的夏天,除了fb和玩,还有往事,能想起什么别的呢
 
翻自己blog考古,觉得没年份竟已造成阅读不便,加上,再次想起马桶说
其实流水冲走的不都是**,也有生命
不然对水就可以只敬不畏了
 
喔,还有,注册了facebook,大家来灌水玩吧,很多弊系名人已经在上面
比这更无聊的,就是加了guestbook,这个地方更欢迎灌水
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list,因为发现原来list太笼统了,没个分类
为了不显得小农,只好多加几个list以显得体系庞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