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07


瞎评乱点27 Apr 2007 12:04 am
 
刚看的一部电影
也是在这边第一次去电影院
稀稀落落的,里面就两对couple和两个一起来估计是为了消磨时光的老太太
 
但是片子真是让人失望
先是一个莫明其妙的参议员是同性恋的故事,既没有展开也和情节没有任何关系
(后来想了想,可能是为了印证世界上没有正常人的主题)
 
中间倒是扑朔迷离,可还是和结局没有关系
而且出现了貌似黑客的人叫别人通过u盘把木马装到别人电脑上以攻入该电脑
(好牛逼的黑客…何不直接把电脑偷出来)
潜入老板房间插u盘的女员工被逮住之后随便编个谎就骗过老板
(好傻逼得老板…这种智商怎么混到总裁的)
然后该黑客亲自上门声称要给对方提供安全服务的再次获得老板信任搞笑情节
(唯一的解释是,黑客彻底被女主角迷住了,已经不考虑任何后果,老板彻底超脱了,已经不担心任何后果)
 
所有这些离奇古怪的表演结束之后
一声奸笑告诉大家,恭喜你们,白猜测半天,其实唯一在讲述真相的,只是这最后十分钟
(其实也不是唯一,因为有三种不同的结尾,DVD版上都有…足可见前一个半小时情节的信息量…)
 
更不爽的是剧场版只放了一个结尾,就是最不符合常理的那个
不过看到这里,我终于豁然开朗
原来导演是想告诉我们,在这个每个人都很变态的世界上
你用常人的头脑思考,注定要被愚弄的…..你小样的,naive了吧?
八卦人生25 Apr 2007 01:57 pm
 
一个教授,因为系里同事操控人事不给tenure,连续四次之后枪杀了系主任和三个同事
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并号召别人用类似做法纯洁学术界
到了监狱里里面,继续做研究,接着发paper
真是学界代有牛人出阿
 
大家可以去wiki看这个人的事迹: Valery Fabrikant
 
ps,仔细想想,对于做理论的,监狱也不失为科研的好地方
尤其对能把科研本身当享受的…
 
下面是其中一篇paper:
 
http://imamat.oxfordjournals.org/cgi/content/abstract/72/2/180
 
注意看作者的通讯地址:

Utilization of divergent integrals and a new symbolism in contact and crack analysis

V. I. Fabrikant**

Prisoner #167932D, Archambault Jail, Ste-Anne-des-Plaines, Quebec, Canada J0N 1H0

Correspondence: ** Email: valery_fabrikant@hotmail.com

瞎评乱点19 Apr 2007 01:39 am
 
写写我国人民历来对鬼神的随意态度
 
英语说,god knows,我们说,鬼知道
鬼故事现在还有人喜欢,神话已经没有市场
 
可是实际上鬼也没啥地位
"鬼才信呢!", 意思是什么?
没有人信,或者说,没有东西信
就算才用前者,鬼的智商也是低于正常人的
 
至于神呢,似乎更可怜
"敬神如神在"
有神在不? 看清楚了
大家都知道你不存在,不过装装样子而已
天生愤青17 Apr 2007 03:28 am
 
首先哀悼一下死者,同情家长并谴责凶手
今天电视上看这个看了一天了
myspace论坛上又是一轮禁枪不禁枪的争论
水木上面大家就此也灌水很多
国内各大网站也是把链接摆在显著位置上
(鄙视新浪搜狐腾讯cctv等网站的傻叉曲解转载, 和sun-times,fox不负责任的无限猜测)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平顶山矿难33人被困井下,并没有成为热点
有人据此认为大家崇洋媚外,对同胞生命漠不关心,煞是义正辞严
可是,平心而论,真的有底气那么理直气壮的谴责么?
 
首先,矿难已经太常见,就和美军如果在伊拉克又牺牲了一些也不会有人太关注一样
(当然,希望被困的33位兄弟能有好运气,但是除此之外我还能说啥呢…)
其次,也是我最想说的,舆论导向如此
枪击案美国各大电视台实时新闻报道了整整一天,网站都是头条
而平顶山矿难的报道又有多少?
上bbs,大家更多时候都是跟着热点灌灌水而已
不去指责这些报喜不报忧(报忧也不报自己忧..)的媒体,而来指责跟着跟踪媒体的人,就像对首犯网开一面对从犯痛打到死一样
其实,大家灌水也不是没有群情激奋的时候,校园撞车事件,天大校园暴力,千夫同指的场面当时在版上的人都应该能记得
更不用说更近的316,420了
如果有人的记忆力再好一些,南丹矿难的时候,记者们深入矿区,冒着生命危险调查报道矿主和当地政府合谋隐瞒情况的事迹
在当时也是让无数人感动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整顿一次次的做,矿难还是一天天的发生
这样的情形下,多少人还能七八年如一日的保持激情? 毕竟人能承受的失望是有限的
 
好了,我又激动了,另外,也有两条好消息
一是在我过来20个月的时候,学校终于停课了,居然是因为洪水而不是雪暴
二是,因为这个停课,最后一周的TA取消,而且下学期应该也不用教这门课了,欣喜
貌似知识15 Apr 2007 09:36 am
 
刚才读wiki上亚美尼亚条款的时候发现的八卦文
挺有意思
当然就算是真的,那个姓氏的人现在估计连万分之一的马超血统都没了…呵呵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68/16697/1469716.html
 
另外同时发现原来住了一年多的被我觉得很古怪的Bartholomew Rd是用耶稣的十二门徒之一的人命名的,土了
同时发现更古怪的Frelinghuysen Rd来自新泽西一个很有名的家族,祖上在美国独立的时候就是参议员,参加了独立战争和大陆会议
道听途说10 Apr 2007 10:41 pm
 
下午看校报
new brunswick要投资1.9亿刀用于修一个新的高中
其中大约0.26亿用于征地
剩下一点多亿用于建设校园等等
admire一下
都赶上三年给清华的..建设世界一流的钱了..
 
http://media.www.dailytargum.com/media/storage/paper168/news/2007/04/10/Metro/New-Brunswick.To.Gain.187.4m.High.School-2830903.shtml
没事感慨01 Apr 2007 12:59 am
 
突然想起三年前背单词的时候
竟然觉得压抑
不愿再想
也感到过去的这几年
也还是做了一些现在想起来并不轻松的事情的
 
当然最明显得感觉是,日子过得太快,身边的一切都在变,我也变得很快
已经想不起来上新东方的时候自己白天迷迷糊糊上课晚上顶着热浪灌水的时候都是在想些什么了
但是应该没有现在这么多事情吧
 
和本科想高中一样,似乎曾经过得很快乐,但是又决然不想重来一次
不知道以后工作了想起读phd的时光会不会也有同感
怀念从前又不想回到从前,不知道算不算恋旧
 
说点振奋人心的,本周WashingtonDC樱花盛开
下周六终于可以过个彻底不干活的周末了
3-5日恰逢峰值,有空的同学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