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07


只是流水28 Mar 2007 12:27 pm
 
已经得开始忍受刚钻进车热的难受的感觉了
天气和生活一样,没有给我一点喘息的机会
 
冬天想,热死总比冻死好
夏天想,冻死总比热死好
 
人啊人…不过想来还是夏天好点,至少可以看mm…laf
只是流水22 Mar 2007 04:56 pm
 
昨晚开车回来
快到家的时候
先是一只小猫还是地猪停在车前不动
不知道可怜的是受伤了还是吓傻了
嘀了一声才晃晃悠悠走开
 
十秒钟后,草丛中又窜出一头鹿
冲车头奔来
赶紧刹车
鹿同学也反应过来
扭头跑了
 
谨以此文表现k同学的宅心仁厚…
只是流水19 Mar 2007 10:21 pm
 
5月最后一天到上海
6月初到北京
6月中旬到家
7月中旬回来
 
oyeah~生活有了盼头,努力干活!
没事感慨17 Mar 2007 02:35 am
 
想起那条广告词,去年二十,今年十八
套用在这周的天气上,就是: 前天八十,今天十八
 
随着夏令时调整,暖融融的两天就像美女登场一样给了期待春天的人一个惊喜
可是就在两三天后,冰晶开始刷刷落下,不停的下了一整天
地上积了大约有三四寸的样子,车开在路上慢慢悠悠颠颠簸簸像船
 
要感谢zhen同学,傍晚拉我出去吃火锅,顺便解决了周末的温饱问题
xixi说我越来越怨妇化,检讨,其实我也早有感觉
随着开始读phd开始做TA,已经感到不爽的事情越来越多开心的时候越来越少
 
前晚和labmate聊了一晚上
想到他这么热衷科研的人都不知道自己为读一个学位牺牲这么多是不是会值得
我就怀疑我到底有没有信念坚持到毕业那天
而且就算能,会开心么?
没事感慨13 Mar 2007 07:50 pm
展示space主题,流水一篇
 
今天整理卧室,完全搞定
除了昨天搬过来的一些重要文件和计算机及其外设
剩下的都在一车上装下了
开车过来的时候突然很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朝裹行囊暮至四方的流浪感
天气好,又刚刚吃饱饭干完活,这么想居然心情很轻松愉快
 
整理的时候稀里哗啦的丢掉了一堆用过的paper讲义杂志若干
有可能根本就没读的
有读了但是没读懂的
有读懂但是也忘了的。。
 
看着记录自己两年来所有课程的东西被全部抛弃
既心虚自己两年来到底学了什么
也感慨it时代造成的纸张浪费
 
话说我开着装满七零八碎所有东西的小车到家
惊讶的发现居然一辆车都没有
又心虚一次
就像大学前两年自习到一半回屋发现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顿感堕落一样
你说我为啥这么心虚呢。。还是希望实验能早点开始出结果
 
另,早晨酣睡中,被割草机吵醒,大分特
问同屋,说,每天早晨例行公事
我脑海中马上浮现出非典期间每天早晨打药时候作为懒睡男之一痛苦的回忆
不知道是我从此开始对割草机声音过敏呢
还是会养成每天早晨9点起床的良好作息。。。
只是流水13 Mar 2007 03:32 am
 
卧室比buell宽敞好多,爽
网速也不错,不过连接教育网稍慢
可怜我现在肚子饿了但是吃的还没搬过来,好在有先见之明带来坚果一袋。。
不定好笑08 Mar 2007 08:18 am
 
youtube上面看到一个视频,讲塞族人庆祝911的
然后美国人就开骂,说你们这些混蛋不得好死..等等
波斯尼亚穆斯林也跟着骂说塞族人就是很混蛋
塞族人反击
 
这时候有个无知美国人以为塞族人是穆斯林,说你们滚回中东去
塞族人分特,说谁他妈是穆斯林了,而且老子既不在你们美国也不来自中东
只是因为你们炸了我们贝尔格莱德而已
穆斯林也怒了,说那是塞族人庆祝关我们穆斯林什么事情,你们这么愚蠢活该被炸
 
美国人更加怒,扬言荡平伊朗伊拉克
穆斯林祝福美军在中东死得其所
塞族人说我们不吵了,恭喜你们回到911正题…
让我想起那句话: organized religion is the cancer of this world…
瞎评乱点08 Mar 2007 07:26 am
 
Sheryl Crow支持干细胞研究法案的广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sW9wLAXnwU
 
看后的第一反应是不错,这么关心科研
想了一下,又觉得怪怪的,在我看来根本不至于引起这么大争议的干细胞研究法案居然会引起激烈争论
最后虽然两院都通过,又被愚蠢的总统给否决,号称捍卫道德底线
感觉真是和广电总局提倡精神文明差不多…
瞎评乱点05 Mar 2007 12:35 am
 
昨晚打牌
说起司马懿的懿字
在座6个人群力群策
愣是没研究出来怎么写
最后还是手机有中文输入法的吴同学顺利利用现代科技解决问题
想起上次三个某大中文系博士不会写嚏字的事情
输入法真是帮大家释放了不少大脑空间啊
天生愤青01 Mar 2007 07:02 am
 
刚才看到一个人的签名档里面写的
代表比例一比四赫然写进法律,真够牛逼的
 
第十六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应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名额,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
委员会按照农村每一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数四倍于城市每一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数的原则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