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05


只是流水30 Dec 2005 02:45 am
好像平生第一次。。
不过喝多了真不舒服。。。
装作科研21 Dec 2005 08:13 pm
跟他说wish u a happy xmas,他说他是jewish
上次看有个以色列老板也姓这个就这么猜来着,果然没猜错
跟下一个老板聊了会,好像也不是新教徒,希腊人,有些发音还是典型的希腊英语,比如不说she,说see..
不过人看上去很nice,还去过清华,那个lab就是个大机房…很晕,而且老板的office就在lab里面,隔着透明窗子外面人在干什么看得一清二楚,恐怖…
 
不定好笑19 Dec 2005 11:34 pm
四个半小时的考试…总结一下
复习的过程是对记忆力的考验
会做的题是对手写能力的考验
不会做的题是对想象力的考验
结果是对心理承受能力的考验
……….
没事感慨17 Dec 2005 08:29 pm
        他说,人生在于折腾那是年轻时候的想法,总有一天,你会觉得所有的兴趣和目标能带来的乐趣都远不能让你下定决心为此再去付出努力,这个时候你就想稳定下来,就想成家,维持现状.
        他还说,不到这一天,是不能体验这种感受的,到了之后就会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就再也回不到年轻时候的想法了,每个人总有这么一天的,只是到来的迟早问题.
        他说他已经感觉到疲惫想安稳下来了,哎,希望我的这一天到来晚点,多体会一些折腾的乐趣.
只是流水15 Dec 2005 08:39 pm
很好吃
好不容易做了一次草食动物,健康了一下
每次吃到觉得不错的新东西都会欣喜不已,觉得生活顿时幸福了起来
目前的追求也就是有书可看加一顿好饭..
装作科研15 Dec 2005 12:25 pm
http://web.mit.edu/langerlab/labmembers.html
 
要是每个老板都这么搞,phd出来还有的混么..
当然,化工的好点,很多可以去industry
换成生物…
不定好笑10 Dec 2005 06:37 pm
一个是中国店的食物新鲜度,有人说买到过197*年生产的罐头
 
另一个是比谁倒霉,有人说因为jaywalking吃到80多$的ticket…
瞎评乱点06 Dec 2005 03:24 am
ptt上有一些文章说的很不错,可惜繁体的,转起来麻烦,不转了
大意如下:
1.对亲民党走势,两种对立看法
  一,事已至此,宋楚瑜不如学连战光荣下台
  二,和马英九合作,先选台北市长,再在08年出任行政院长,发挥特长
2.有时候一个错误的选择就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如果宋楚瑜有过机会选择的话
  //这句主要是说00年大选的时候是否可以选择做连战副手
3.宋楚瑜的执政能力有目共睹,但是选举落败之后能力无法展现
4.宋太情绪化,又算计得太精太露骨,在民众心目中可靠性大打折扣,比如扁宋会…
5.同时,扁宋会也说明宋楚瑜缺乏远见和原则,为此损失惨重
6.相比之下,连战虽然笨点,但是由于良好的个人修养和最后光荣离开,形象反而达到顶点
也有人认为,宋楚瑜和连战的政治命运都是李登辉一手操控的结果,包括让宋楚瑜当省主席,
后来又当选省长,都不过是为了通过制造对立保持李登辉个人的威信,所以兴票案的发生也是
必然的
但我觉得还是根宋楚瑜的个人性格导致的,要是向连战那么有原则估计兴票案也就不会发生
了,要是能预计到国民党的腐败问题会成为后来蓝营最主要的把柄也就不会接受这种出事之
后无法说明白的事情,同时,估计他也错误的判断了李登辉的为人. 当然,更坏的一种可能就
是,如果兴票案不被捅出来的话,那些钱可能就真落入宋家帐户了..
 
最后再感慨一下,台湾的政局太复杂了,大选搞成这样,无话可说
ptt上有讨论说大陆把精力消耗在内斗上的时候有人就自嘲说我们还不是把精力消耗在选举
上… 不过,毕竟才开始普选十年不到,理解和鼓励吧…
只是流水05 Dec 2005 03:32 pm
宿舍网络坏了,恐怖,连校内都上不了,当然,能上校内也很无聊..
现在真是网络依赖啊,一断网百无聊赖…看电视看书看到想睡觉
把project搞得差不多了,不过发现lab授权的matlab缺俩toolbox,要老板买得400…
美东下了第一场雪,昨天早晨起来看到的,一片白茫茫,真不错
装作科研01 Dec 2005 08:49 am
goubao有篇文章鄙视AI和ANN的,先跳出来反对一下goubao的鄙视.现在AI和ANN已经远不止模拟和理解人脑那么简单了,而是已经有工程应用的东西,所以即使它们没有生物意义,也不应该用胡扯来形容,感觉这个东西在应用上其实就是仿生学,不求理解,但求可用. 所以他们的确不用太关注生物意义,事实上绝大多数做AI和ANN的人都跟neuroscience或者生物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真正想通过modeling来解决neuroscience问题的主要还是所谓computational neuroscientist,这些人主要还是学生物的,他们的开山人物Hodgkin-Huxley就做电生理,这几天在关注这个东西,读了一下GENESIS主页上的扫盲介绍,还没读完,但是这段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But, computational neuroscientists often disagree about the amount of biological realism that is required. Why make detailed biologically realistic models, rather than simpler abstract models that try to get right to the important behavior of the system of interest? The brain has trillions of neurons, with complicated branching dendrites, and dozens of different types of ion-selective channels. It’s a natural reaction to fear that if we get too bogged down in the details, we’ll spend years trying to understand calcium diffusion in dendrites, or the behavior of some esoteric type of channel, and never get to the goal of "modeling the brain".

感想:反正大家都是出于人类的好奇心,现实的人可以从技术可及的东西做起,性急的人不妨漫无边际yy一下,可能前者的成功率比较高,但是长远来看很难说哪个更有用,如果门捷列夫同学坚信在原子结构解开之前寻找元素化学性质的规律纯属胡闹,那元素周期表就不知道要晚多少年才能出世了…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