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读书


偶尔读书08 Jul 2008 03:17 am
前天半夜醒来,忽然很有翻书的欲望,就随手抓过床头几本零星买的小说月报,把读过的一些故事又重温了一下。读完了意犹未尽,毕竟是旧文,于是爬下床上网找新文看,顺着评论找到了这篇。
 
原文就不转载了,个人推荐一下,不过提示在先:别看题目意气风发,其实是描写弱势群体生存之路的,有感情但是无关浪漫,有玩笑但是并不轻松。
 
让我喜欢的一点就是,敦煌、夏小容、七宝、保定、旷山这些人,不光有其他同类小说里混出名堂的愿望,淳朴简单的情感,去留之间的彷徨和面对困境的沮丧,也和普通人一样,有颓废的时候,有机智或者狡黠的一面,有理智和欲望的纠结和生活态度的冲突。他们不光是在挣扎着生存,他们的确是在生活,尽管经常面临着被抓的危险,稳定生活的诱惑和漂泊不定没有归属感的折磨。这应该是外国人无法理解的中国的一部分,他们或许能想象异乡谋生的艰难,但是可能这辈子就没听说过住在本国另一个地方但是永远成不了正常居民这种事情。
 
除了性格的塑造,细节和语言描写也是做的不错的地方,看完多少可以感到,这是他们的语言,他们的生活,而不仅是通过一个作家的口说出的来北京混生活的语言或者一个作家想象得到的他们的生活。这点让我想起了望粮山,陈应松对他要写的世界也是惊人的熟悉。
 
漂泊的痛苦,穷人的痛苦,弱势群体的痛苦,从重获自由开始,在又要失去自由的时候结束,留下很多没有无解的问题让人慢慢回味。我读完有点惭愧,在北京的四年,关在园子里,既不了解外面的世界也没接触过外面人的生活,所以考虑何去何从的时候还是两眼一抹黑不比高中毕业好多少。然后又到了这里,如果说在北京这种感觉还不明显的话,在这里我的处境也就和小说里的他们差不多。穷人,混生活,弱势群体,外来务工人员,可是我似乎还是老样子。
 
或许这也不是坏事,想起曾mm的昵称是,我爱呆在象牙塔里。这里的确是少一些烦恼少一些艰难,但是我会这样过一辈子么? 如果不会,离开它的时候会不会无所适从?想到走遍海淀大街小巷的敦煌和上次有人说带着铺盖卷乘灰狗周游了美国和老墨一起谋生计的传奇人物,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什么辛苦的事情都没尝试过,不对,应该是,什么事情都没尝试过,就这么单调平淡的快到了二十四岁。
 
该想办法改变了,人不能宅一辈子。
 
又,有书读的感觉真好,半夜里对着简单的白纸黑字和和烦人的屏幕,完全是两种心境。可恨超市小说月报价格居然是国内的数倍,时代周刊虽然价格便宜量又足读多了也无聊,试图读他们的畅销书,不幸随便买到宗教和科幻题材的,都不是我喜欢的东西。外来务工人员物质和精神双重贫瘠的生活呐,直接导致现在blog渐渐变成月记了。
偶尔读书26 Apr 2008 09:42 pm
老看到Sarah McLachlan的这个动物保护公益广告:http://www.youtube.com/watch?v=8EYocy_DN60
中间有段是是这样说的:“With only 18 dollars a month, only 60 cents a day, you’ll help rescue animals from their abusers, and provide medical care, food, shelter, and love.” 随便google了一下,很多人论坛上有人说每次看到都想哭,比如这个:
http://www.dogforums.com/23-dog-rescue-forum/14295-sarah-mclachlan-aspca-commerical.html.
 
每次都在comedy central看到,也没想过太多,不过今天想了一下,因为昨天看Time 2007年3月19日“The Saga of Ghana”的时候对这句话印象很深刻:“To make ends meet, Suzzy buys food at Accra’s central market and then resells it around her neighborhood. The family is perpetually behind on its $16-a-month rent, and when I visited last August, the power in the house had been switched off after a meter reader said the meter had been installed illegally. The couple, who now have four children, including Wisdom, 2–Suzzy calls him "our surprise"–often wonder how they will eat.” 压题照片是一家人坐在简陋的客厅里,大人的目光投向孩子,孩子们的目光像文中写的非洲独立五十年一样,有对未来的憧憬,也有一路过来的彷徨和当下生活的不易。儿童不像这边的儿童经常笑得无比开心,少年也不像这边的少年一脸的轻松和无所谓。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1597479-2,00.html
 
举手之劳的18块救助和永远付不清的16块房租,两个世界,彼此理解是何其困难。
偶尔读书23 Nov 2007 07:56 pm
来抄两段皇帝的故事
 
第一个是杨坚,原来知道这皇帝很可怜,被小儿子蒙的团团转还死得不明不白,现在看来实际上比看上去还要可怜
 
"后颇仁爱,每闻大理决囚,未尝不流涕。然性尤妒忌,后宫莫敢进御。尉迟迥女孙有美色,
先在宫中。上于仁寿宫见而悦之,因此得幸。后伺上听朝,阴杀之。上由是大怒,单骑从苑
中而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二十余里。高颎、杨素等追及上,扣马苦谏。上太息曰:“吾
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高颎曰:“陛下岂以一妇人而轻天下!”上意少解,驻马良久,
中夜方始还宫。后俟上于阁内,及上至,后流涕拜谢,颎、素等和解之。上置酒极欢,后自
此意颇衰折。初,后以高颎是父之家客,甚见亲礼。至是,闻颎谓己为一妇人,因此衔恨。
又以颎夫人死,其妾生男,益不善之,渐加谮毁,上亦每事唯后言是用。后见诸王及朝士有
妾孕者,必劝上斥之。时皇太子多内宠,妃元氏暴薨,后意太子爱妾云氏害之。由是讽上黜
高颎,竟废太子,立晋王广,皆后之谋也。"
 
"吾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 可以入选十大悲情语录
 
第二个南朝宋孝武帝刘峻, 他爷爷就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刘裕啦,下面这段来自刘裕的本纪:
 
"上清简寡欲,严整有法度,未尝视珠玉舆马之饰,后庭无纨绮丝竹之音。宁州尝献虎魄枕,
光色甚丽。时将北征,以虎魄治金创,上大悦,命捣碎分付诸将。平关中,得姚兴从女,有
盛宠,以之废事。谢晦谏,即时遣出。财帛皆在外府,内无私藏。宋台既建,有司奏东西堂
施局脚床、银涂钉,上不许;使用直脚床,钉用铁。诸主出适,遣送不过二十万,无锦绣金
玉。内外奉禁,莫不节俭。性尤简易,常著连齿木履,好出神虎门逍遥,左右从者不过十余
人。时徐羡之住西州,尝思羡之,便步出西掖门;羽仪络绎追随,已出西明门矣。诸子旦问
起居,入皞,脱公服,止著裙帽,如家人之礼。孝武大明中,坏上所居阴室,于其处起玉烛
殿,与群臣观之。床头有土鄣,壁上挂葛灯笼、麻绳拂。侍中袁鳷盛称上俭素之德。孝武不
答,独曰:「田舍公得此,以为过矣。」"
 
"田舍公得此,以为过矣", 真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这刘峻据说诗写的相当不错,不过也就这点优点了…到了他儿子那里就连十岁的弟弟都杀
再没几年就是"愿后身世世勿复生天王家"的顺帝了,刘裕如果在天听到这话,不知该如何唏嘘感叹
顺便又想起西晋和上面的杨坚, 看来真是如某人所说, 偷来的不能长久
这里面赵匡胤倒算个成功人士,可惜自己还是死得不明不白…
偶尔读书09 Sep 2007 11:35 pm
 
随便抄几句, 总体感觉, 一看就很震撼的话, 大多是文言的, 华丽简练深刻俊雅.
 
"妙极生知,睿哲惟宰。精理为文,秀气成采。 鉴悬日月,辞富山海。百龄影徂,千载心在。"
(这才是文学家评论文学)
 
"魏削宗室而权臣篡,晋封同姓而骨肉残."
(一语中的, 这几天复习历史, 八王之乱也算是同室操戈的极致了吧, 余秋雨说, 魏的事情刚到曹丕、曹植两位亲兄弟身上就已经闹得连旁人看了也十分心酸的地步, 那么晋估计是旁人都没法看了.)
 
胡亥曰:“废兄而立弟,是不义也;不奉父诏而畏死,是不孝也;能薄而材譾,彊因人之功,是不能也:三者逆德,天下不服,身殆倾危,社稷不血食。”高曰:“臣闻汤、武杀其主,天下称义焉,不为不忠。卫君杀其父,而卫国载其德,孔子著之,不为不孝。夫大行不小谨,盛德不辞让,乡曲各有宜而百官不同功。故顾小而忘大,后必有害;狐疑犹豫,后必有悔。断而敢行,鬼神避之,后有成功。愿子遂之!”
胡亥喟然叹曰:“今大行未发,丧礼未终,岂宜以此事干丞相哉!”赵高曰:“时乎时乎,间不及谋!赢粮跃马,唯恐后时!”
(想起Saymyname的八卦里面, 吴健雄和人讨论到文章署名的问题的时候, 叹息了一声,就……..一作了. 和一声叹息比, 这里的忽悠都描述的这么有水平.)
 
文言文在数百年不是口语的历史中仍然保留了主体文学创作语言的地位, 和这种力量也有关吧.
偶尔读书20 Aug 2007 08:46 pm
      看到acore夫人写莎剧下乡演出,想起那天盘点小时候以来读过的正经书, 发现外国文学作品中, 读的很多是节选和缩写本。
 
      主要是耐心问题,好像我从来不是注重观察细节的人,看到大段大段的细节描写就直接眼神飘过,偏偏很多人喜欢玩这个,所以缩写本就成了个不错的选择。更过分的是很多书的情节其实还是看文学词典知道的,这个和现在读wiki看电影情节有的一拼。
然后因为我从外国文学作品选读起的吧,这个是老爸当年的课本,诸多长篇显然只能节选,而其中大部分读完节选,感觉受够了,就没兴趣看全文了。
 
      试图读完全文但是半途崩溃的例子实在是太多,战争与和平看了十多页一个party还没开完,放弃;永别了武器号称是简洁的语言,可是看来看去就是那个人开着卡车每天来回,放弃;名利场,苔丝,简爱,都差不多的原因放弃了。比起小说,戏剧折磨人的程度明显轻了不少,毕竟对白里没有太多废话的空间。所以,大部分剧我倒是能很开心读完,其中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莎士比亚全集了。能够认真读完一个外国作家的全集,除了戏剧本身的特点和莎翁的niubility(据说他是英语词汇量最多的人,10万词,第二是温思顿丘吉尔)之外,还有个不能不提的原因就是译者了,因此这部书也让我牢牢记住了它主要译者的名字--朱生豪。(另一小部分是曹禺译的。)
 
       但是直到今天才看到,原来这位妙笔生花的翻译者居然也是一生短暂,和前几天写过的印度数学天才拉马努金一样只活了32岁多。而且,和他翻译的文风截然不同(但是和很多牛人一样),生活中他是个沉默寡言的宅男。一生贫病交加,生活凄苦。(想到《光荣的荆棘路》了。)
       当然,和很多幸运的才子一样,他有一个和他志趣相投并且给了他莫大帮助的佳人伴侣,似乎能看到的关于朱生豪的故事都是讲这段感情,关于朱生豪,流传下来关于他个人的东西已经不多。也不能怪谁,毕竟朱生豪六十多年前就去世了,而宋清如很长寿,上世纪末才过世。
       故事就不复述了,其中一个link在这: http://61.177.186.215:811/lxxie/article.asp?id=15&page=2#comm_top
       和很多真实的才子佳人故事一样,挺感人的,这里出于敬意不多八卦。
 
       想到平时大家讨论起做学术的种种难处,其中之一必然是生活清贫。
       我常引用的词就是洪晃的"中国人民的脱贫梦",在脱贫致富的大道上,大家都要奋起直追,生怕掉队。
       可是我们能比六十年前凄苦么,六十年前我们还有朱生豪有萧红有朱自清有西南联大的教授们,现在就只能经常听到贾平凹卖字余秋雨反盗版教授出去看考研辅导班这种事情。
       是这个时代泯灭了人们的理想,还是没有意志坚持理想的人造就了这个时代?
偶尔读书05 Jan 2007 03:03 am
 
http://www.chinapage.com/gnl.html#33
这两天在读
翻译的真牛
简直就是重新创作
不过有时候不好懂
更受打击的事情是不懂的章节翻出原文来发现也懂不了更多….
 
第一章是这样的,气势太牛了:

1. The Way

The Way that can be experienced is not true;
The world that can be constructed is not true.
The Way manifests all that happens and may happen;
The world represents all that exists and may exist.

To experience without intention is to sense the world;
To experience with intention is to anticipate the world.
These two experiences are indistinguishable;
Their construction differs but their effect is the same.

Beyond the gate of experience flows the Way,
Which is ever greater and more subtle than the world.

 
偶尔读书16 May 2006 04:38 am
 
晚上偶然看到,便一直没停看完了这个百年百人评传
http://blog.daqi.com/article/7892.html
感慨一下40年代之前,真是群雄并起名流辈出
当年成名要么提头打仗拿生命当赌注要么潜心苦学拿时间当赌注
不像现在自拍几张贴天涯就可以了…
 
摘录一些有意思的话,偷懒了,这些都是开篇的引言,多是冠冕堂皇之辞,其实文章里面有些话写的更好的…
 
 
人争近利,我图远功;人嫌细微,我宁繁琐。——陈光甫
 
 在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收获,我以为并不是武道上、电影上或是电视上,而是娶得了一位外国籍的好妻子,她人很贤慧,处处都在迁就我,甚至当我工作后回到家里,她给我脱鞋子,这是非常难得的。——李小龙(《我的最大收获》,1971)
 
几十年来,在我们的历史教育中,有两个怪圈:一个是根深蒂固的中华大一统观念;一个是把马克思提出的社会发展规律看成是历史本身。——苏秉琦(《中国文明起源新探》,1996)
 
不做督军,不住租界,不结外人,不借外债——吴佩孚(1918,引自《从秀才到大军阀》)
 
大诰三篇,入于王莽之事,则为奸说;统一之言,出诸盗匪之口,则为欺世。——吴佩孚(讨奉通电,1922)
 
他以“存在就是真理,需要就是合法”为准则,推行一套特殊的政策,力图把山西的政治、经济、军事、文教、交通等搞成一整套独立的体系,藉以调动和操纵全省军民的力量,为己所用,而由此却在客观上对山西的建设也起了某种程度的促进作用;在新旧军阀混战中,他以高出侪辈的政治权术,纵横捭阖,朝秦暮楚,利用一切可能来保全、扩展自己的地盘和实力,从而成为在政治风浪里屡仆屡起的“不倒翁”,统治山西长达38年之久,这在众多军阀中是仅见的,客观上也使山西人民较少受到战争的蹂躏,在那烽火连天的苦难岁月里,较之他省人民稍多一点喘息的机会。 ——张稼夫(《〈阎锡山评传〉序》,1989)
 
昨天的我,是一个军阀的儿子,今天的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觉得奇怪吗?我对共产主义的信念,丝毫没有动摇过,对革命理论的研究,愈来愈有认识。——蒋经国(《献给母亲的信》,1936)
 
兆铭行险侥幸,或不为一时一地之国人所谅,然当时之念国际演变,已至千钧一发局面,此时不自谋,将来必有更艰险自为之谋而不可得。——汪精卫(《最后之心情》,1944)
 
我们是救火的,不是趁火打劫的。——丁文江(引自胡适《丁在君这个人》)
 
梁氏可能是一个十足的“最后的儒家”,但是他所倡导的儒学则可能比那些在中国有很大影响的现代意识形态,比如自由主义、民主主义和科学主义,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有更长的寿命。——杜维明(《儒家人文主义的第三期发展》,1989)
 
国虽危弱,必有复兴之望,复兴之道,亦至简单,勿因我见而轻启政争,勿空谈而不顾实践,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务信过激之说而自摇邦本。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司教育者勿忘宝存国粹,治家者勿弃固有之礼教,求学者务鹜时尚之纷华。本此八勿,以应万有,所谓自力更生者在此,转弱为强者亦在此矣。——段祺瑞(《遗嘱》,1936)
 
我其实不是社会革命家。我不喜欢革命,也不相信革命。如果劳工政策吓得所有的商人和工厂主都闭店关厂,我怎么能平衡预算或保持货币流通呢?——宋子文(1927,对美国记者的谈话)
 
 关怀之殷,情同骨肉  政见之争,宛若仇雠——张学良(1975,挽蒋介石联)
 
默念平生固未尝侮食自矜,曲学阿世,似可告慰友朋。至若追踪昔贤,幽居疏属之南,汾水之曲,守先哲之遗范,托末契于后生者,则有如方丈蓬莱,渺不可即,徒寄之梦寐,存乎遐想而已。呜呼!此岂寅恪少时所自待及异日他人所望于寅恪者哉?——陈寅恪(《赠蒋秉南序》,1964)
 
“纵观该督生平,谋国似忠,任事似勇,秉性似刚,运筹似远,实则志大而言夸,力小而任重,色厉而内荏,有始而鲜终。徒博虚名,无裨实际,殆如晋之殷浩;而其坚僻自是,措置纷更,有如宋之王安石。方今中外诸臣,章奏之工,议论之妙,无有过于张之洞者。作事之乖,设心之巧,亦无有过于张之洞者。此人外不宜于封疆,内不宜于政地,惟衡文校艺,谈经征典,是其所长……”–大理寺卿徐致祥参劾张之洞
 
……蒋介石,一个没有受过正式教育的军人变成了的政治领袖。因为他不得不对付各种各样的军阀和封建的残余势力,还不要说日本的侵略,所以说他是时势造成的人,似乎一点不假。——费正清(《伟大的中国革命》,1986)
 
  他(指袁世凯)天生是一位实践家,而非理论家。他没有构想出改良方案,也没有为这方案制定一系列原则,而只是实践了这一切,并证明它们的可行性。然而,即便考虑他的这种实用主义特征,人们依旧惊异,袁何以在总统任内迅速倒向保守主义。——《剑桥中华民国史(第一部)》(1986)
 
专制时代(兼立宪而含专制性质者言之),教育家循政府之方针以标准教育,常为纯粹之隶属专制者。共和时代,教育家得立于人民之地位以定标准,乃得有超轶专制之教育。——蔡元培(《对于新教育之意见》,1912)
 
人走上革命道路不是先天的,而是由于外来的压迫和环境造成的。十二岁的那年,我离家去东北。这是我生活和思想转变的关键。没有这一次的离家,我的一生一定也是无所成就……——周恩来(《同李普曼谈个人经历》,1946)
 
任公先生高文博学,近世所罕见。然论者每惜其与中国五十年腐恶之政治不能绝缘,以为先生之不幸。……先生少为儒家之学,本董生国身一通之旨,慕伊尹天民先觉之任,其不能与当时腐恶之政治绝缘,势不能不然。——陈寅恪(《读吴其昌梁启超传书后》,1945)
 
 
偶尔读书09 Mar 2006 12:33 am
 
我觉得,是:"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月球的年龄是45.27亿年,人类的历史,比不得月亮,但若从人猿分化论起,也有千万年
 
只有9个不同的字,却超越了人生起落,家族盛衰,国家兴亡,也越过了先朝历代,三皇五帝,把目光投向一切神话产生之前
 
此刻,江边只需有一个张若虚,天外只需有一轮明月,其他的一切人一切事,都是多余
 
比起屈子七拼八凑充满人事的所谓天问,这两句话,虽然每个人都能读懂,但真的是天问
偶尔读书22 Nov 2005 12:27 am
昨天看得心情复杂
提起笔开始写一年半没写过的日记
呵呵,这一年半里面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居然都懒得记上一笔,到最后却因为这么一部小说重新捡起日记
看到四点去睡觉,今天一醒来接着看,上完课回来接着看,总算看完了
结尾的确乱七八糟…虎头蛇尾吧,和<城的灯>一样是近年来看过的典型虎头蛇尾的小说了
 
不过前面的部分的确还是让我在昨天想了很多的问题的,最主要的一个就是,现实世界的取向和价值观到底如何,这些对我影响会有多大,或者说,我考虑这些应该考虑多少,到底什么样的生活能让我满意…thinking